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星新一_星新一喂出来原文

星新一

星新一的《邻居》全文的主要内容和主旨是什么

  • 问题补充:
  • 我家隔壁搬来了一对奇怪的夫妇。  他们没有孩子,我想这大概是一个安定和睦的家庭,但事实竟大出我之所料。我们两家尽管隔着一个庭院,可是大声的斥责和叫喊不断闯入我的耳中,而且听到的总是男子的声音,想必那位丈夫的性格一定十分暴躁乖张。而那位妻子倒像个温顺善良的女子,偶尔见到她时总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像是在默默承受着一切痛苦。他们这对夫妇与我平静美满的家庭相比,真有天壤之别。  邻居的喧嚣吵闹与日俱增,那个妻子的脸上老是带着红肿,我想那一定是经常挨她丈夫毒打所留下的痕迹。长期下去可怎么得了啊,我甚至为邻居的事担起心来了。可是我又不能贸然去干预别人家庭的纠纷、自作主张地对他们进行规劝或提出质问。我只能静静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 星新一 作品有哪些特点 ?

  • 问题补充:星新一 作品有哪些特点 ?
  • 星新一 星新一(1926-1997) 堪称曰本科幻界的一个奇才。以1000多篇精巧别致、富于哲思的超短篇小说响誉世界。 星新一生于东京的一个科学世家。第2次世界大战结束那年,他进入东京大学攻读农业化学,毕业后在该大学的研究生院研究微生物学。1956年为逃避生意上的失意加入飞碟研究会。 1957年,星新一和柴野拓美一起创办了曰本最早的科幻小说同仁杂志《宇宙尘》,为曰本科幻文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个刊物哺乳出很多专业科幻作家。同年,他发表处女作,受到江户川乱步等人的赏识,继而佳作迭出。 星新一的作品庞杂,除科幻小说外,还写有大量推理小说、幽默小说、散文和随笔。1976年他荣获曰本推理小说家协会大奖。在科幻方面,代表作有《恶魔天国》(短篇集)、《人造美人》(短篇集)、《声网》(长篇)和《梦魔的标靶》(长篇)。 星新一,1926年9月生于日本东京,父亲是制药公司经理,曾赴美留学,还创办了药科大学,并担任过参议院议员。星新一的外祖母小金井喜美子是日本著名作家森鸥外的妹妹,有名的“明星派”“歌人” (指“和歌”诗人。和歌是一种日本诗体。),外祖父小金井良精博士是日本解剖学和人类学的草创者。星新一幼年时与外祖父母生活在一起,受他们的影响很深。星新一曾就读于日本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院附属小学,念完中学后又考入东京大学农学部园艺化学系,毕业后进入东京大学研究院继续深造。 在公司濒临破产之际,星新一那种暗淡忧郁的心情是显而易见的。因此,虽然星新一并非彻底的悲观消极的厌世主义者,但坎坷多艰的经历却使他具备了一种对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敏锐的洞察力,写出了许多异彩纷呈、从各个角度反映社会现实的微型小说。 微型小说最早起源于美国。美国著名评论家罗伯特·奥弗法斯特曾下过这样一个定义:微型小说必须高度“浓缩”,富有戏剧性,在一千五百字左右的篇幅中完整地包含一篇普通短篇小说应有的情节。他认为微型小说应当具备这三个要素:一、构思新颖奇特;二、情节相对完整;三、结尾出人意料。 星新一博采众长,除继承了罗伯特提出的“三要素说”之外,首先冲破微型小说的篇幅限制,少则两三千字,多则四五千字,“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大大地增强了微型小说的灵活性和表现力。其次,星新一把微型小说的题材拓宽到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特别擅长于科幻小说。他的小说有的驰骋于幻想中的未来世界,有的酷似童话和寓言,有的富有哲理性,有的以推理和悬念引人入胜,有的赋予妖精鬼怪以人情灵性等等。星新一的微型小说往往选取一个巧妙的角度,别开生面,以小见大,宛如一面面精巧玲珑的小镜子,从不同的角度折射出社会生活的各个片断。 星新一擅长于用白描的手法对作品主人公作浮雕式的刻画,“重神似,不重形似”,让人物在对话和行动中自然而然地展示其性格。要把微型小说写得简洁洗炼,详略得当,必须掌握高超的剪裁技巧。星新一深谙此道,往往出奇制胜,长话短说,惜墨如金,尺幅千里。而星新一的微型小说之所以能给人以面目一新,回味无穷的艺术享受,跟他把有分量的“秤砣”压在作品结尾是分不开的。星新一有不少微型小说酷似童话,写得生动活泼,趣味盎然,富有教育意义,成人和儿童都爱读。星新一把笔触深入到现实生活的各个角落里,反映出社会上存在的各种问题和矛盾。 自从日本作家兼翻译家都筑道夫在1959年把流行于欧美的微型小说正式介绍到日本以来,以这种文学样式创作的日本作家逐年增多。但二十余年来,星新一始终在数量和质量上遥遥领先,仿佛享有这方面的“专利权”,被尊为“日本微型小说的鼻祖”。1974年,日本新潮社出版了《星新一作品全集》,达十八卷之多。截至1983年10月止,星新一发表的作品已逾一千篇,堪称世界纪录创造者。 擅长在头发丝上刻字作画的“微雕艺术家”付出的心血,未必比与数十米高的塑像打交道的雕塑家少。同样,创作微型小说也未必比创作鸿篇巨制来得轻松省事。星新一的微型小说由于简炼质朴,清新隽永,诗意浓郁,在日本甚至被誉为“小说中的俳句”。他的作品中绝无雕琢堆砌之辞,绮丽华美之章,连日本的中小学生都能毫不费力地看懂。而这种质朴文风的形成,正是作家殚思竭虑,苦心经营的结果。 日本讲谈社1981年创办了文学季刊《微型小说园地》,并在该刊设立“星新一微型小说文学奖”,每年举办一次。 星新一在《创作的道路》(《现代文学全集·星新一作品卷·解说(权田万治)》,日本新潮社1979年版。)一文中写道,“关于写作的题材,我主张不受任何限制。但我却为自己规定了三个原则:第一、坚决不描写色情和凶杀场面;第二、不追赶时髦,不写时事风俗类的作品;第三、不使用现代派的手法。”在文学商品化倾向日趋严重,色情和凶杀题材充斥日本文坛的今天,星新一能始终保持如此严肃的写作态度,实属不易。星新一的作品还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日本作家都筑道夫说:“即使读他十年前的作品,也决不会有丝毫陈旧过时的感觉。”这和他的创作方法分不开。他的作品常常不涉及具体的地点、环境、年代、事件和人名,剔除了那些可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渐趋陈旧的因素。在星新一的作品中,几乎很难找得到详细的人物肖像描写词句,甚至连主人公的名字也多以N或S等字母取代。星新一在《人物的描写》一文中曾这样说:“我为什么不在作品中使用普通的人名呢?因为日本人的姓名有其特殊性,读者往往能根据其姓名而判断出人物的性格和年龄等。有的名字一望便知是有身分的绅士,而有的名字则使人想到妩媚的美人。这种情况是屡见不鲜的。”星新一不希望读者仅仅根据作品主人公的姓名就得到某种印象,而是要使人物“活”起来,以行动显示出其性格。星新一认为,作家应当通过作品来说话,小说毕竟不是论文,与其写出故弄玄虚,深奥莫测的“天书”来让评论家煞有其事地作一番解说,还不如把通俗易懂、生动有趣的作品直接交给读者,让读者自己去品味,评判。 (节选自《星新一微型小说选》序,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 星新一的作品《喂出来》

  • 问题补充:星新一的作品《喂出来》
  • 《喂——出来》经典续写  一条断了的绳子从天而降,工人却仍然没有发觉。  这天晚上,整个城市都无法入睡,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把床上的人们差点震下床,这声响仿佛是谁在呻吟,是谁在呐喊,可谁也听不出来,后来,人们在耳塞的帮助下渡过了这漫长的长夜。  第二天,震耳欲聋的响声消失了,人们以为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奇怪的事情接踵而至,繁忙的公路上,时不时从空中掉下巨大的铅做的大箱子,许多公路都出现了撞车、塞车等频繁的交通事故。警署的警察和警车根本不够用,并且许多箱子都摔得粉碎,从中散发令人窒息的味道,许多人都晕倒在马路上、家中和公司里,城市的急救中心和许多医院也忙得不开交。  第三天,可怕的事情更是令人难以想象,许多动物的尸体都从天上掉下来,并且中间还夹杂着不少无人认领的流浪者的尸体,有的人突然被一条僵硬的苍白色的腿砸了头顶,还没来得及揉,就吓晕了过去,有的人打开垃圾筒准备倒垃圾,还没来得及倒,就发现满筒的死尸,当时口吐白沫,四脚朝天。人们在精神恍惚中又度过一天。  第四天,怪事接二连三地出现,那些应该早就被处理掉几乎都被人们忘记隐秘文件竟然又重现人间。政府的机密文件不可思议地落到了敌国情报部门,订了婚的小伙儿,在门前拾到了未婚妻以前的日记;热恋中的情侣发现了对方与前恋人的亲密合影;警察查获的假钞像天女散花,洒满了城市的大街小巷;犯罪分子犯罪时的凶器也大量散落民间……  这一天,人类的社会生活被彻底打乱了,处处都人心惶惶。大部分市民都躲在家里,把自己封闭起来,以寻求心灵上的一丝保护。  第五天,也是最怕的一天,虽已到上午,天还是灰沉沉的,出于对前几天的恐惧,许多没有受伤的人们都躲在家里,突然,忽听外面狂风骤雨,许多窗户都被吹破,暴雨随风而入,这不是雨而是污水。有人胆怯地向外看了一下,外面满街都是污水横流,已汇流成河……  接下来的几天,灾难仍在继续。人们已被折磨得跑得跑,逃的逃;许多房屋都倒塌了。当人们出城的时候,总能看到一座大厦塌得最为凄惨,地上还散落着一块摔得很碎的匾——填洞公司  许多年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来到这里,他曾是住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小伙子。如今,眼前的城市早已面目全非,无人居住,俨然一座废墟。在城市曾经的入口处,醒目地树立着一块大牌子——此地危险,严禁进入!  但细心的人总能发现,在废墟旁边不远处有一块刚开辟出的绿地。小草那样生机勃勃,鲜花色彩缤纷,灿烂夺目。草地上有一处温馨提示,上面写着“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终将受到惩罚,请珍爱大自然!”
  • 星新一的作品《马戏团的秘密》

  • 问题补充:快啊 我要看啦
  •   马戏团的秘密   一段时期,某马戏团红得不得了,每种动物都会表演一套精彩的节目,使得每天前来观看的人络绎不绝。   一个寂静的夜晚,满座的观众早已离去。马戏团的团长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好好地睡上一觉。   就在这时,有人来拜访了。因为素不相识,团长问道:   “您是谁啊?”   “我是刚才看马戏表演的人。演得实在好极了,像兔子爬树什么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是妙极了!”   听了他这番恭维话,团站倒颇有点飘飘然了,连本想说的:“我累了,请您快点回去吧!”之类的话,也给忘了。   “是啊。如果大家感到有趣的话,那真是没有比这再叫人高兴的了!”   “人人都很喜欢呢,那只看上去很凶猛的老虎,竟然像猫似的驯顺极了。虽然我还不知道您是用的什么办法,可您能把它们训练到这种程度,那就该称得上是伟大的天才罗!”   由于被过分的称赞,团长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他兴致大发,喋喋不休地讲起训练方法:   “训练动物可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过,在制作训练装置上却煞费了苦心。花了好多岁月,也曾几度失败。”   说着,团长那出只手电筒样的东西,上面装有一个标度盘以及一些形状复杂的线圈。那人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这个玩意儿,一边问道:   “这,这是什么?”   “简单说来,这是一种用电波给动物施催眠术的装置。您看到了吧,在标度盘上画有许多动物。”   “也有猫呢!”   “把刻度对准有猫的地方,然后朝着老虎一按电钮,于是老虎受到催眠,会信以为自己是一只猫。”   “有道路。原来驯服动物是这么一回事!在马戏团里面,还有会洗衣服的狮子呢。”   “是的。您也许还看到会打铃的牛、会跳越高台的猪吧!那都是靠这个装置起作用的结果。另外,要想使动物恢复原状时,只要对上零的刻度,按一下电钮就性了。”   团长得意洋洋地解释了一番。那人听着听着,不由得探出身子,两眼放出光芒:   “这么说来,只要有了这种装置,谁都能马上半起马戏团罗。请务必把这个装置让给我!”   “不行,这是我好不容易制作出来的东西。这个玩意儿,随便人家出多少钱,我也不能让出去。”   团长一口回绝,可那人仍不死心:   “我真是想要的不得了,假如你真的不想让的话……”   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子,想要扑过来。可谁知团长早已按下了训练装置按钮。接着,团长一边收拾起装置,一边自言自语道:   “哎呀呀,这个粗野无礼的家伙,我要惩罚他一下,让他也像这个样子在马戏团里干上一阵子。”   第二天,马戏团里又增加了个颇受欢迎的演员,那可不是动物,而是一个善于模仿黑猩猩的丑角。他学得可真像,简直同真的黑猩猩毫无两样。   “嘿,怎么会学得那么像呢?”观众交头接耳,颇觉不可思议,但又极其高兴地拍手鼓掌。   小镇的振兴   在一个日本古式旅店的房间里,夜静更深。海浪拍击的声育,传到耳边。屋里只有他独自一个。   他年过六十,身子斜倚在桌上,在自吁自叹。   “晌午,我散散步,顺便寻觅一下周围。我真没有那么股子勇气,来个高空跳楼。我大概有高空恐怖病,两腿直打哆嗦。瞎,你即使一咬牙一闭眼跳下去,说不定在中途还会让大树把你挂住,悬在半天空里出洋相。可是,我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兴趣了……还是把这个药喝下去吧!喝下去可能要遭点罪儿。不过这是烈性毒药,多喝点,保证会去见上帝。当然,死在这么个窝囊地方,可能有点……”   他直勾勾地瞅着瓶子里的药水,忽然听见有个人搭了腔。   “还好,看起来,你还不是那么分秒必争地急于死去。”   听动静,讲话的是个五十左右岁的汉子。他隔着门,发表了意见。   “对面屋是哪一位?我感谢您对我的关怀。不过事情使我太痛心了,叫我不能不死。除去死以外,我再没有别的道路可走了。”   “一个人铁了心要寻死,你强拉他也没用。不过,你大概是钻了牛角尖,有什么难心事,同我唠唠不好吗?”   “一切都在绝命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您以后不妨浏览浏览,那时您会知道,您处在我这个境地也会走同我一样的道路。”   “哈,等我去拜读你的大作,那一切都完了。请你信任我!我们可以核计核计嘛!就是谈不通,那又有什么呢?”   他认为谈也是白费时间。但是你不说,此人也安生不了。于是就谈开了。   “我是一个山沟小镇的镇长,其实说镇,不如说村子更合适。”   “是个富足的地方喽!”   “刚好相反。不过风景确实不坏,空气也很新鲜。可是居民却不是神仙,这里也不是世外桃源,人口一年一年减少下去。   “我曾经广泛招伴厂商,到这里来办工业,也曾向政治家们呼吁开发山乡,旅游业界也劝我们修筑了登山盘道。我们也在房产公司的鼓动下,登广告:‘发放别墅专用地号。’结局怎么样呢?到头来没有一项不落个一场空。他们都嘴巴上说得天花乱坠,一到关键时刻,都溜走了。事实就是这样。”   “哎唷唷,哎唷唷。”   “最近有人献策,说这个地方适合于搞秘密武器研究所,我这回更为之神往了,我又到处奔走,可是结局还是……”   “你有了很好的经验教训,须知世上事并不都是那么如意的。”   “我是有经验教训。不过人生一世总要有点作为。于是,我跑到城市去活动,我向就近地方城市的有关人士呼吁,并且请他们喝酒吃饭,不少公款都花在这上面。当时我认为一旦成功了,钱立刻会收回来的。现在想起,我头脑的确太简单了。”   “不过,你不是为了个人私利,这都属于正当开支呀!”   “别人可不这样看待,人家说你也一块跟着吃喝了!我手里空攒着一大把发票。我现在才明白这些人都是骗子手。我已经给侦探社写了委托书。可是谁能同情我呢!?”   对方隔着门,长叹一声:“是够惨的哟!”然后又建议说:“那就自己掏腰包填补亏空呗!”   “我办不到啊,我是仰仗名门出身才当上个镇长,但不是富家翁。倒是有点房子,可是这个小镇子,当地人口还外流呢,谁买房子啊?说是办别墅吧,这个行当也不景气,外地人也决不肯上你这里来买你的房子,进行改建。总之,我丢人现眼已到极点了。我这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我辱没了自己祖先的声誉……”   “可是,你死了又会怎么样呢?……”   “反正,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我死了,人们会同情我,会勾销我的耻辱。”   这位邻居却安慰他说;“你还是振作起来,我助你一膀之力。往后一切都会一帆风顺的。”   “您真会给我吃宽心丸。可是我过去上当受骗的次数太多了。您说,我是要相信您,还是不该相信您?”“我说你要相信我!我很了解,你现在已经失去敛财集资的手段。也休想再利用职权和镇长的头衔。赶紧另想别途,事情还有救。不知你考虑没考虑?”   “是呀,是呀。的确是这样。您待人这样热诚,那么我一定……”   他边说着。边去拉门。不知为什么总拉不开,心里就着了急,他想:居然有这样热心肠的人……不能错过机会,不知怎么身子一下子扑在搁扇门上,门立刻向对面倒去,他怕把对方拍在底下。可是门倏地倒下去,没碰着任何东西。一看,屋里漆黑。   “电门在什么地方?”   “行,黑就黑点吧,我在这儿呢!”   他仔细一看,只见墙角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在那里坐着;穿一身白,脸色发青,发型是古式的。就是不借助光线。也能看清此人的特征。   “啊!幽灵……”他吃了一惊。   “喂,你别这么大喊大叫的。咱们不交谈了半天啦嘛,成了老相识喽!你还胆怯个啥?”   “都说有幽灵。我还是头一回见着……请问您为什么到这儿来了?”   “这家旅馆老板为人很坏。我一向抑强扶弱。为了惩罚他,我伺机而入。我在这个房间潜伏很久了。这间房子是空闲房间,店里的人不愿意来住,旅客也不愿意住。偶而有人来住宿,也很快算账走人。只谈这么些,已经够了。主要的要谈怎样来帮助你。”   “可是您在这里恐怕已经万人嫌,您还怎么能帮上我的忙呢?”   “最近市面上哄动,说出现了幽灵,这正是指我。不过幽灵也只是幽灵而已。前些日子电视台的人来交涉,要求录象,叫老板拒绝了,他说这是别人对他的旅馆造谣破坏。看来他一点也不懂得我的利用价值。也可能他认为借重我招揽生意的时机还不到。”   “您不会给他来个突然显魂?……”他说。不过他也在想,这样会不会意起更大的恐怖?可是对方又说了:   “你名门出身嘛,总会有些老箱底儿,家里收藏些祖传的古物,即使没有,也不妨编造点什么,比如说第十几代的老祖先乘着辇,在天空出现;又如你能同百里之外的人直接对话,……总之宣传一些离奇古怪的东西。又如宣称这家名门的年轻当家人,忽然因此而被官宪宣布为妖言惑众的不逞之徒,判了刑等等。……总之,灵魂这个东西早已宁息了多少年代了,可是时至今日这种世道,他们又显魂了,夸耀自己的先见之明……”   “你这只是显魂的开始,就已经成为人们的话题了。我不妨试试看,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   “应该持这种态度嘛!我嘛,也值得陪你干上一场。”   死活全看这一招了。于是,镇长回到家里,立刻着手作“演出”准备,编造出一些煞有介事的掌故、传说和家谱之类的东西。幽灵也跟他一同来到这里。天一黑,常常有人影影绰绰地看见他的踪迹,于是传言四起。   首先,形成了地方报纸上的新闻,然后热衷于猎奇的电视台采访组,人马也杀到了。幽灵给他们小小地显了一次魂。   镇长也在电视中讲述了幽灵的来历,并且作解释说。   “看见幽灵,不会因而召来任何灾变,同时幽灵对目击者不会有任何危害行为,这点请大家放心。”   几个电视台都争先放映。人们从萤光屏上看见了幽灵,但只是模模糊糊的影子,并不满足,都要求到现地亲眼看上一眼。于是人流涌向了小镇,每天晚九点在村头镇长家祖坟附近一个小树林里准时出现。而且幽灵很乖,他从来不给大家来一次清晰的显象,这反而更加深了神秘之感。   来访的人次激增,是从这天开始的,这天有人哄嚷,想考学校的人,谁看见幽灵谁就能考试合格;因为见过幽灵之后,头脑都会从此好起来。于是不分春夏秋冬,人们从遥远的城市多付,四面八方涌向小镇。   又有一个新发现,说幽灵会给观众中的新婚夫妇带来幸福。于是到这里来作新婚旅行的人,也应接不暇了。因此长久废弃不用的登山盘道利用率也大大提高起来。   镇上的居民把树叶子用纸包起来,盖上灵符似的朱印,推销给游客,说谁买去;会得到种种好处。总之交通发达,买卖兴隆,这个小镇越来越兴旺了。如果说世界上有事事都按计划的模范城镇,这里就是样板。于是小镇的名声,传扬全国。   一年后的某晚,镇长刚要睡下,幽灵驾到了。   “怎么样?小镇的繁荣景象。”   “正如您所目睹的那样,敝镇一举而成为全国注视的目标。旅店业挣钱,土特产商店盈利,现在正在制订‘公共交通和宾馆建设计划’。有的寺院还想到这里修筑‘下院’。总之,是皆大欢喜。”   “你侵占的公款怎么处理的?”   “已经清还完毕。近来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谁要见过您的法相,就一定在下一届的竞选中当选。于是政治家们也纷纷光临,临走往往慷慨地给敝镇扔下一笔巨款,这样除了还上债之外,还有剩余。总之,一切都很顺利。”   “是吗?好极了!那么我给你帮忙,很见成效喽!搞到这么个势派,总算可以了吧?……”   “您,您说什么?……”   “我就要告辞了。我在这里呆腻了!”   “这可不行,镇子好容易才兴旺起来,您有什么要求,都能一切使您如意,待遇可以大加改善,一定叫您高兴。”   “什么提高待遇,提供良好居住条件,……这对我都毫无意义。”   “我请求您,千万不要离开这里。你一离开,我的处境可就……”   “我认为我总算作到仁至义尽了。那么,再见!”   一年后,镇上的繁华,依然如旧。镇长的职位由他儿子继任。他本人到别处去当教员,不久就被上帝召见了。   镇上的人这样谈论:   “前任老镇长真是好样的!”   “他真有本事,使咱们这个穷山沟小地方,在全国有了名。”   “应该塑个铜象,表彰他的功绩。”   “用不着,留个美名就很不坏了。那个幽灵,我们一开始对他的印象不佳,今天对他抱好感,这就很好了。”   “嗯,是啊,可也是……其实,你和我在某些地方,同故去的老镇长不也很相似吗?……”
  • 郴州哪里有卖日本作家星新一的《恶魔天国》 (短篇集)《人造美人》 (短篇集)《声网》 (长篇)《梦魔的标靶》(长篇)

  • 问题补充:地点详细一点
  • 郴州图书城是郴州新华书店下属的旗舰门店,位于中山西街98号(中山路分东街。西街,在罗家井步步高超市附近)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