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龙岩新闻

最脆弱的是生命/紫轩吾爱今天是柳叔出殡的

最脆弱的是生命/紫轩吾爱今天是柳叔出殡的日子,从大前天晚上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到前天晚上去看老,不过三四天的时间,我熟悉的人中,有两位正值壮年的男人过世了,留下他们的亲人忍受着不舍与痛苦。他是我前夫的姨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不单单是出于礼貌,而是真心想去看看,看看就够了,伯父打来电话,对我千交万待,一定要磕头,不能做楫,这样,那边的人就不会再对你说三道四了,你周姨看到你这样做,以后别人说你嫌话时,她就会帮你说话了。呵呵!不得不承认,做大人的始终想得多些,先不说他的交待,按年龄来说,按礼貌来说,根本不用他教,我也会这样做,看到与否都不重要,自己心里有数,无愧于心就安了。也许伯父真是关心我吧,呵!事实是,当事人不在场,周姨病了,去打点滴去了。回来时,前夫的妈妈搀扶着她,回头看见我。伯母和堂哥也去了,陪我去的,他过来打了个招呼,但没正面跟我说什么,走时,看得出来,其实,他一直不敢看我情况介绍完了,聊聊感想吧。这次是车祸,听说送进医院后还是清醒的,可能是内伤比较严重吧,不久就失去知觉,然后……他一直都喜欢开车,开得也较快,讽刺的是,出事地点在一条八车道的沿江大道,车流量并不多,也许是路宽就放松了警惕心吧。想想当年,我父亲的离世,也是那么的突然……不说了,心里很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