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龙岩新闻

时评 丨 下行压力加大,但增长仍然有底

文 丨 王静文
2018年经济答卷已经揭晓。全年国内生产总值超过90万亿元,比上年增加了近8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位,人均GDP已经接近一万美元,再创历史新高,但四个季度GDP增速分别为6.8%、6.7%、6.5%、6.4%,呈现出明显的下台阶势头,下行压力逐季上升,全年GDP同比增长6.6%,已降至近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如果从长视野来看,GDP增速逐渐回落符合历史规律。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我国已经成长为一个以第三产业为主和消费为主的经济体。2018年,第三产业在GDP中的占比达到52.2%,再创历史新高,最终消费支出对GDP贡献率达到76.2%,高于上年的58.8%,已经坐稳第一动力位置。由于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通常低于第二产业,而消费相对于投资和出口而言又是一个慢变量,这种结构上的变化必然会导致经济增速的逐渐回落。
如果从短期来看,2018年GDP下行压力加大则内外部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从外部看,始于2016年中的全球经济复苏共振临近尾声,全球经济增速开始缓慢下行,近期IMF、OECD和世界银行都下调了全球增长预期,叠加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美贸易摩擦升温等影响,我国出口增速逐渐回落,12月份甚至出现了罕见的负增长,净出口全年对GDP的贡献率为-8.6%,是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从内部来看,则是出现了投资和消费的双双放缓。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增长5.9%,低于上年的7.2%,其中制造业投资受工业品利润仍在高位以及设备更新换代推动,全年保持了逐渐加速态势,9.5%的增速远高于上年的4.8%;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样韧性十足,全年累计增长9.5%,高于上年的7.0%;只有基建投资受到金融监管加强以及财政支出进度偏慢影响一度单边下行,全年累计增长3.8%,远低于上年的19%,成为投资放缓的最大拖累。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18年同比增长9.0%,较上年的10.2%明显回落,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9%,双双降至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消费增速的持续放缓,既受到购置税优惠政策取消后汽车消费陷入负增长的直接拖累,也同居民收入增速放缓而家庭部门杠杆率快速提升有关。
展望2019年,预计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容忽视。全球经济继续减速、贸易谈判仍具不确定性以及出口抢跑的透支效应等,将导致出口增速继续回落。基建投资增速虽然自去年四季度开始反弹,今年有望继续回升,但预计难以对冲制造业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回落的影响,而消费增速预计则会继续受到收入放缓、杠杆率抬升的挤压,难有亮眼表现。
综合来看,2019年经济增速可能会落在6.0-6.5%的区间,较2018年有所回落,但失速甚至硬着陆的可能性并不大。
从政策面来看,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就强化逆周期调节作了统筹安排。开年以来,各项政策纷纷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经全国人大授权的1.39万亿地方债额度已提前下达,减税降费力度将继续加大;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今年已推出了全面降准、定向降息以及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扩围的组合拳;发改委项目审批速度明显加快,各地相继加大上项目力度等等。近日总理主持召开的一系列座谈会,也释放出了“依靠改革开放激发市场活力,依靠市场活力顶住下行压力”的信号,有助于进一步稳定市场预期、增强企业活力。
从基本面来看,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国拥有全球最具潜力的消费市场,人均GDP接近一万美元,中等收入群体数量已经超过4亿人,这是我们应对外部形势变化的最大底气。此外,我们还拥有完善的产业体系,高新技术产业占比不断提升,新旧动力逐渐接续;拥有雄厚的人才基础,工程师红利正在替代劳动力红利,以及拥有巨大的有效投资空间,新型基建、民生领域、环保领域等仍然拥有诸多投资机遇。
总的来说,尽管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困难挑战更多,下行压力加大,但也要看到,我国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空间大的基本特质没有变,政府致力于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主要矛盾的决心没有变,老百姓追求美好生活的期盼和愿望没有变,只要改革方向正确,政策不出问题,经济的平稳、健康、高质量发展将会水到渠成。
(发表于《经济参考报》1月22日“头版时评”)相关文章:

  1. 时评 丨 保持战略定力,发挥政策合力
  2. 时评 丨 从总理座谈会看今年的政策导向
  3. 时评 丨 货币政策加码逆周期调节
  4. 收官不乐观——2018年12月数据预测
  5. 时评 丨 以深化改革确保就业形势稳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