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漳平市

在冰板上飞驰的寒冬岁月/秋叶飘零又到了大

在冰板上飞驰的寒冬岁月/秋叶飘零又到了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季节,大地万物都已进入了休眠,万物霜天,枯木昏鸦,连太阳都似乎变的懒洋洋的,不肯崭露温暖的笑脸;河里的冰层已由初冬时的洁白、晶莹,凝冻成深青色、闪着动黝亮的光泽,飘个石籽上去,蹦跳的声音,也已由初结冰时的清脆的“啪啪”声,老成到了沉闷的“咚咚”声;脚踩冰上走,不再有刚结冰时不时传来的令人胆产心惊的断裂声,却如踩在冻的下不了铲的乡间小路般坚硬无比;由此,知道正是在乡间滑着冰板狂奔的季节到了!家乡的山村,环绕着一条上游水库泻水流经的小河流,四季流水不断,深浅盈尺,鱼虾丰盈,垂柳护岸,稻谷飘香,尤其到了严冬,河面结成一层厚厚的冰层,便是顽皮的童子们滑冰取乐的绝好时光…冰刀对于山里的孩子们来说,既陌生,又奢望,不用花钱又能尽兴的当是孩子们自制的冰板,选一块长宽不过三、四十工分的木板,将等长的两根钢筋棍,两头稍弯曲七、八公分,用力平行钉在木板底下两侧,冰板就做成了;而滑冰的工具非冰锥莫属,将一根坚硬的大铁钉,掐去帽,将粗端钉入手握粗细、十几公分长短的圆木棍上,“冰板”工程就完工了。将冰板放在冰面上,儿童盘腿坐在冰板上,双手各持一把冰锥,在冰面上用力戳,身体略向前倾,冰板就会慢慢向前滑去,随着用力的增大,冰板便会如箭一般向前飞驰,冰板的速度和方向,全靠两只冰锥的力度来控制;成群的顽童在冰面上飞驰,恰似当年雁领队,乘冰橇在白洋淀穿梭飞驰,突袭日本鬼子的情景。玩的累了,异想天开,砸开冰面一角的冰层,成一平方米见方的窟窿,竟冒出丝丝的热气,原来冰层底下的河水竟是温乎的,且缓缓流动,连水草也是碧绿的,鱼虾也争着游了过来,努力想一睹外面世界,运气好的话,竟能在这天寒地冻的季节,逮住两条活蹦乱跳的小鱼,或者几尾胖的游不动的小米虾…冬日是清冷而寂寞的,然而在这旷野寒风里,竟也能享受到如此的乐趣,实乃儿时一件令人永难忘怀的趣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