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龙岩医院

走进围城(五)/洞庭评论一天我和小琴来到

走进围城(五)/洞庭评论一天我和小琴来到我妹家,小妹是新婚不久。小妹和妹夫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晚餐后准备一同看电影(已买好四张票),可正要动身去电影院时,小琴说肚子疼,她要妹妹妹夫去看电影,那我就只好陪她了。她躺在小妹床上,我在客厅看电视。一会儿她说肚子疼得利害,我要陪她上医院,她又不肯。我只好坐在床边照顾她,为她端茶递水。她好一阵孬一阵,她喊疼得利害时我只好替她按摩,抚摸着她的肚皮,我俩都忘记了一切,干柴烈火不可挡,于是她结束了少女生涯,我告别了童男时代。妹妹妹夫看完电影回家,小琴说肚子疼好了,小妹就和小琴睡新房,我和妹夫睡客房。刚转钟,小妹到客房叫醒我,说小琴肚子又疼了,我只好前去探望,和小妹一同照顾了她一会儿,她说好点了,就叫小妹去睡,要我陪她就行了。小妹第二天还要上班就去客房睡了,小琴待小妹走后就叫我上床,我俩又重复了前面的动作,她才安详的睡眠。第二天离开了小妹家,我们前往人间仙境——桃花源去游玩,晚上又以夫妻名义住进了旅店,再次偷吃了禁果。回到单位后没多久,我的调令已到,在办完调动手续后,就和小琴走进了县民政局,拿到了大红本本。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85年的8月在我调回家乡工作后的三个月,小琴来信说,她妹妹要准备结婚了,她父母亲的意思是先割大麦,再收小麦。要我赶过去当新郎,没想太多,也没推辞,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结婚时她那里仅有一张床,一台落地式收放机和一台座式电风扇。假期一满我就开始办她的调动手续,同年年底她也调入我家乡的县人民医院了。我也就正式进了围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