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龙岩新闻

家庭关系中的三角模式

来源:《家族企业》杂志
(微信公众号ID:jiazuqiyezazhi)

作者:罗纳德·理查森

三角关系是一种常见的家庭关系模式,除非你能预见到这种 “三角关系”模式的威力,并且了解它在家庭中的运行机制,否则你将无法改变家庭环境的现状。
从本质上来说,三角模式可以指任何一种涉及三方的人际关系。三角形的每个角都可以代表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家庭中最基本的三角关系是由父亲、母亲和孩子组成的,而罪犯、受害者和警察也构成了一个基本的社会三角关系。但每当我们想到“三角关系”这个词时,往往会想到人尽皆知的“丈夫、妻子、情人”之间的关系。
在肥皂剧的剧情发展中,三角关系是必不可少的主导机制。
最常见的剧情是剧中的一个角色没有向当事的另外一方提供足够的信息,而是把事情告诉了无关的第三方,你会随着剧情看到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而肥皂剧非常准确地反映出我们生活中的这个方面。

大家庭中的三角关系和小家庭中的三角关系

三角关系既有积极作用,也有消极影响。每个人在人际关系中都有自己最为舒适的亲疏程度。如果太过亲密,或者太过疏远,人们的内心就会产生焦虑。但是如果周围环境中有许多其他人,焦虑也许会被冲淡。这就意味着人口众多的大家庭具有更高的稳定性。当家庭中的某个成员焦虑过度时,他可以去找其他人倾诉,等自己冷静下来,再回到原来的家庭关系之中。
例如在我们祖父母那一代人中,如果父母与子女之间产生了难以控制的矛盾和冲突,父母会把孩子送到附近的叔叔婶婶之类的亲戚家中住一段时间。这样一来,双方都有机会重新思考一下冲突产生的原因,从别人那里得到一些意见和建议,也许还会达成和解与妥协,以新的方式重续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但是在当今社会,大多数家庭成员都住得十分分散,所以很难再做到这一点。
今天的“核心家庭”(只包含父母和子女的小家庭)就像是一个个密不透风的压力锅。不少人都误以为自己的焦虑应该自己解决,而不去找其他人倾诉,这样就导致很多家庭的内部压力不断升级,直到最后整个家庭关系彻底崩溃。
相反,家庭中的成员越多,三角关系模式越多,家庭内部压力也越容易得到缓解。
在大多数人际交往中,人们往往很少谈论自己和对方的情况,也很少涉及双方之间的关系,而往往把大多数时间花在谈论别人和不相干的事物上。这是为了在人际关系的“亲密”和“疏远” 之间保持一定平衡。但如果这是人际交往的唯一模式,那么交往双方自身的“融合”程度一定非常高,也就是“分化”得很不成功,而双方的分歧要么是被忽视了,要么是处理得很不好。这种情况会发生在家庭中、朋友之间、办公室同事之间,甚至在国际交流的过程中。这是三角关系的一种负面影响。但是为了应对亲疏程度和人际差异引起的焦虑,人们经常使用这种方法。
当人际交往中的双方和谐一致时,他们可以很好地保持亲密关系。但是当双方发生分歧时,就会相互疏远,或者进行“权力斗争”。此时,其中的一方就想把某人或者某物牵涉进来,从而形成一种三角关系。一个常见的例子是,夫妻双方吵架时,其中一方往往喜欢把一个或几个孩子拉进来,然后说道:“约翰尼和我的看法一样,他也觉得你错了。”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就是说: “要是我们都认为你错了,那你就一定错了。所以你最好改过来,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

三角关系是如何运行的

让我们从下面这个家庭的情况中看一看三角关系是如何运行的。在下面的家谱图中,我们列出了三代人的家庭谱系关系,其中包括格林祖父和祖母、怀特外祖父和外祖母;格林家的第二代人——苏、巴布、查克和斯坦;怀特家的第二代人——桑迪、加尔文和斯图;还有格林家的查克和怀特家的桑迪生的孩子——莉丝和小查克(见图1,图中男性用方形来代表;女性用圆形来代表)。在这幅家谱图中,最基本的三角关系是由三个家庭组成的:格林一家、怀特一家,还有查克·格林与桑迪·怀特组成的家庭。请注意,在这个三角关系中,查克和桑迪是三个家庭相互联系的纽带。
在这个由13人组成的大家庭中,如果3人一组,就可以组成131个三角关系。再加上每个三角关系任意一方的位置都有可能进行相互转化,这样就可能有393种不同的角色,如图2为其中一种三角关系。父母双方和子女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很常见的三角关系。例如查克和桑迪婚后前两年,双方关系一直不错。他们相互关爱、相互理解,亲疏距离也很平衡。后来,女儿莉丝出生了,一个新的三角诞生了,桑迪开始把精力倾注于女儿,而有些忽略丈夫。
任何三个人在一起生活和相处时,都不可能从彼此之间得到相同的关怀和注意。莉丝从桑迪那里得到了足够的母爱和关怀,查克却感到自己受了冷落。此时,查克就像很多父亲一样,感到自己被排斥在了“圈外”(也就是三角关系中被疏远的一方),因此,他开始从工作和同事中寻求更多的关注和满足——其他人也许会从宗教、酒吧,或者其他女人那里寻求满足。这就形成了另外一种新的三角关系,其中包括查克的工作、查克,还有查克的妻子桑迪。在这个三角关系中,桑迪感到自己被排斥在外,被查克忽视了。这样一来,夫妻双方都感到自己被对方冷落了,都认为第三方——比如女儿莉丝,或者是查克的工作——夺走了自己本应得到的关爱,影响了夫妻双方的关系。
另外一种常见的三角关系叫作“同胞争宠”。
当莉丝三岁时,她的弟弟小查克诞生了,母亲把大量精力转移到了小查克身上。母亲桑迪和小查克建立起了亲密联系,莉丝成了三角关系中被疏远的“圈外”人。于是莉丝开始在行动中故意仿效婴儿,希望引起母亲的注意。
莉丝也可以对“破坏母女感情”的小查克进行报复,这样就构成了“同胞争宠”的关系,即姐弟二人为了争夺母亲的关怀展开竞争。或者她也可以争取父亲的关爱,从而弥补母爱的损失。这样一来,莉丝、父亲,以及母亲之间就又形成了一个新的三角关系。
在这个大家庭中,还有更多典型的三角关系。在怀特一家中,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外祖母总想与外祖父保持一定距离,外祖父也只好默默接受,从别处寻求满足。桑迪出生之后,外祖母长期把精力倾注在她的身上,开始关怀、担心,甚至依赖于桑迪。后来,外祖母生下加尔文和斯图,却不怎么担心他们,因为她感到:“加尔文和斯图都是男孩儿,跟他们的父亲一样,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结果桑迪很难在感情和心理上与外祖母剥离和“分化”开来。桑迪也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感情和精力来应付严重依赖于她的母亲,以至于没有足够精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她感到自己不得不代替父母照顾两个弟弟,认为自己生来就是为别人服务的,甚至没有自己独立的人生目标。正是因为这种“责任感”,她感到自己不能像弟弟们那样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她发觉“做自己”真的很难。在这种情况下,外祖母和桑迪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桑迪的两个弟弟则处于被疏远的“圈外”地位。当外祖母和桑迪关系紧张时,加尔文和斯图喜欢躲得远远的;而当桑迪在家里得到了他们没有的特权时,他们又开始变得妒忌起来。
这样一来,桑迪从小就成了一个“功能过度”者。
后来桑迪和查克结了婚。而查克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正好是个“功能不足” 者,需要家里的女性为他服务。于是,桑迪和查克的关系就有点儿像她和外祖母之间的依赖关系。桑迪感到自己有责任照顾查克,并且替查克做些他自己做不了的事情。为了应付人际差异引起的焦虑,桑迪放弃了自己的需要,一心一意照顾查克,就像她在原生家庭中照顾她母亲一样。
但是桑迪内心认为:“我可不希望女儿像我当年那样,在家里替父母照看孩子。我只想让她做一个被人好好照顾的孩子。”于是,她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关怀倾注到女儿莉丝身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外祖母就是这么对她的。因此,莉丝在母亲桑迪身边很难成功“分化”出来,难以成为一个对自己负责的独立个体。
在这个过程中,丈夫查克感到妻子的爱被人“骗走”了。查克认为桑迪应该把更多的时间和关爱留给他,而不是女儿莉丝和外祖母。他认为外祖母是个“喜欢指手画脚、吹毛求疵的老太婆”,女儿莉丝则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女孩儿”。他指责莉丝和外祖母犯了这样或那样的错误,而这一切都是桑迪造成的。他还说桑迪故意忽略丈夫,而更关心她们。
但是,查克的这些行为反而加剧了桑迪的“责任感”和压力。
在这个大家庭中,另一个三角关系涉及查克与小查克这对父子。查克在原生家庭中常常扮演“老大”的角色,把弟弟斯坦指挥得团团转,以满足他自己的需求。在父子关系中,查克试图像当年指挥弟弟一样管理儿子。小查克幼年时的确十分喜欢这种父子关系。但是后来他进入了青春期,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独立行事。这时,当父亲查克希望继续和儿子小查克保持原来那种亲密关系时,他们之间的矛盾就爆发了。
此时,查克和小查克都想把桑迪拉进来组成一个新的三角关系,都希望她在父子冲突中站在自己一边。但是如上所述,桑迪已经和外祖母、莉丝,以及查克等人组成了三个三角关系,而且在这些关系中倍感压力。现在,她又要与查克和小查克组成第四个三角关系。她感到自己被这四重关系牵扯着,不得不为他们服务,或者至少要维护家庭内部的安宁。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家庭中的“功能过度”者往往会陷入现代社会所谓的“崩溃”状态。
他们也只能通过“崩溃”这唯一一种社会认可的方式来摆脱自己替别人承担的各种责任。但即使“功能过度”者崩溃之后住进医院,那也只是权宜之计,因为他们出院之后还会带着同样的“责任感”回到原来的家庭生活中去。这样一来,过去的一切经历还会在家庭中重新上演。

你和我一起对付她:三角关系中同盟的意义

如上所述,在三角关系中,其中的两方往往会结成同盟。这种同盟关系主要有两种作用:一是减少自身的焦虑;二是联合起来控制第三方。这样的同盟可以给人提供额外的支持和力量,减少人们的焦虑和无力感。
同盟关系在家庭中是一个普遍现象。新生的婴儿在自我意识产生之前就加入了家庭内部的三角关系,并且与某个家庭成员形成了同盟关系。随着自我意识的发展,婴儿也学会了利用这种同盟关系。同盟关系可以帮助那些自认为很弱小的人与强者打交道。那些不太自信的人往往寄希望于别人的帮助,而与别人结成同盟关系可以帮助我们提高自尊心和自信心,并且扩大我们的影响范围。在某些大家庭中,还有一种由母亲的兄弟、儿子、父亲组成的三角关系。当父亲的权威比较强大,而母亲很难抵御时,这种三角关系就有可能出现。母亲的兄弟也许会介入其中,给这个家庭的儿子提供一些关爱和温暖,并且共同对付强大的父亲。
“分化”过程要求人们从家庭三角关系中解脱出来,从各种同盟中脱离出来,不再加入家庭成员之间的斗争,不再支持相互敌对的任何一方。我们不能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增强自身的力量,或寻求别人的支持,而与别人结成同盟关系。我们必须取得独立自主的地位,根据自己的需要和感受,以个体的身份跟别人打交道。

(本文摘编自《超越原生家庭》,作者罗纳德·理查森,本书于2018年1月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本文详见于【《家族企业》杂志2019年5月刊】 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经本刊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