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龙岩新闻

探寻礼乐文明的精神

来源:《家族企业》杂志
(微信公众号ID:jiazuqiyezazhi)

作者:吴飞

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受到社会上下越来越多的重视,各种祭祀礼仪活动也纷纷展开。究竟如何认识中国的礼乐精神及其与现代生活的关系,越来越成为一个需要澄清的问题。礼者,履也。礼学在根本上有很强的实践性。
礼乐文明首先是一种人伦秩序。大量关于家族伦理的电视剧表明,人伦问题仍然是中国城乡人最关心的问题。在我看来,若要深入中国文化的真精神,就必须理解伦常的价值。所谓经礼三百,曲礼三千,三《礼》中有那么多条目,林林总总,读起来极其繁琐乏味,其根本究竟何在?曹无弼先生说:“天道至教,圣人至德;著在六经,其本在礼;礼有五经,本在丧服。”在《仪礼》17篇中,历代最受重视的就是《丧服》一篇,因为这一篇最丰富地体现了人伦秩序,而其他所有的礼都是按照人伦秩序来安排的。

人伦秩序的基本原则,就是“爱有差等,施由亲始”,并不看重“四海之内皆兄弟”式的无差别的爱,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定有远近亲疏的不同。从消极的方面来说,这种差别之爱的负面结果,就是费孝通先生所批评的自私;但它的积极方面,确实鼓励人将爱亲之心推而广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只有建立在人性自然的基础上的爱敬,才是真正有根基的爱敬。
礼的原则,就是要基于人情,如果让人像爱陌生人一样爱自己的亲人,那就是违背人情的,最终不会使人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陌生人,反而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对待亲人。当今中国之所以出现种种情感的冷漠和道德的虚无,并不是因为人们太关注自己的亲人了,以至于不管他人的利益,而是更多表现在人们已经太不看重亲人了,以至于遮蔽了最基本的恻隐之心。
这种人伦秩序最基本的原则是“亲亲”与“尊尊”两个维度,也就是爱与敬两个方面。所谓“缘情制礼”,礼的基础是人们之间的情感,而情感虽然重要,但情感是不稳定的、多变的,而且容易泛滥无节制,如果不加节制和引导,不仅可能变得非常盲目和非理性,甚至很容易就由爱生恨。只有靠了对“敬”的强调,爱才能变得严肃和厚重,成为可以依赖的秩序。孔子说:“今日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其所强调的正是以尊尊之敬来成就亲亲之爱。
《孝经》里面也说:“礼者,敬而已矣。”靠了敬,人们才能爱得有尊严;也是因为有爱作为基础,敬才不会是违背人情自然的。因此,礼的精神是要在爱和敬之间寻求平衡。

礼的精神还必须与乐的精神相配合。礼主节,乐主和,礼宜乐和,才谈得上孔颜乐处。孔子又说:“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乐”当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音乐,而是体现音乐中的和乐境界。礼并不是为了限制人,而是为了让人有秩序,有尊严地达到快乐。礼的精神告诉人,不是什么人、什么事都是一样的,因为“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如果无视实际存在的不平等,是无法人为地达致平等的。所以按照礼必须要有差等:父子之间再平等,也不能没大没小;男女之间再平等,也不能没有分别;上下之间再平等,也要讲究主从。没有秩序,什么事都办不成。但是区分尊卑长幼上下并不是礼的目的,这些区分有序的人们之间还要相互合作、共同生活、一起做事,那就需要和,需要快乐,这就是乐的精神了。正如有敬才能成为有尊严的爱,也只有礼才能成就雍容典雅的乐。没有礼的乐也会泛滥无节制,没有乐的礼也会变得残酷而限制人。礼宜乐和,乃是礼乐文明所要追求的目标。
礼乐文明的另一个方面是“中庸之德”。中国文化的最高境界,不是让人超出一般人的生活之外,不是让人变得和一般人都不一样,不是一种外在或内在的“超越”,而是要去体会一般人日用而不知的道理,能够更深地讲出日常生活的理由和目的,从而更乐在其中地过平常人的生活。在平常生活中体会最高明的道理,在洒扫应对中拿捏得恰到好处,这是比蹈白刃、辞爵禄、均天下更难的一件事,当然也是一种更高的道德。稍微有了一些生活经验之后,我们都可以理解,能做到这些其实是非常难的。但这些方面恰恰是中国思想最高明的地方。

(作者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礼学研究中心主任。本文详见于【《家族企业》杂志2019年2/3月合刊】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经本刊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