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龙岩新闻

以色列华丽转型,朋友圈画风突变

本报记者 张鹏程

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以来,油气需求严重依赖进口,由于与周边国家地缘政治矛盾尖锐,其能源进口通道屡经波折,国家能源安全形势危如累卵。因此,以色列被称为中东地区的“能源孤岛”。
借助近十年来近海天然气勘探的一系列大发现,以色列能源产业发展迅速,已经从一个天然气进口国变为出口国。手握能源筹码,外交地位大幅提升,众多国家表示出合作意向,连世仇巴勒斯坦都递上了橄榄枝。以色列“Gas-Seller”这个新身份将对中东局势带来深刻影响。
近海勘探硕果累累

以色列近年的天然气发现均位于东地中海的黎凡特盆地内。

以色列分别于1999年7月和2000年2月发现了诺阿(Noa)和玛丽B(Mari-B)气田。以色列通过与国际能源公司的合作,使得Mari-B气田于2004年迅速投产,在较短的时间内摆脱了天然气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2012年,Noa气田投产。但是,Mari-B气田在2012年进入衰退阶段,产量骤降,并于2013年停产。

达利特(Dalit)气田发现于2009年,位于塔玛尔气田海域南部40公里,预计天然气储量为70至140亿立方米。

2009年,以色列在海法以西约90千米处发现了塔玛尔(Tamar)气田,水深1700 米左右。该气田由美国Noble能源公司和以色列Delek集团和道尔天气热勘探钻井公司(Dor Gas Exploration for drilling operations)三方建设,并于2013年3月投产。当前,以色列发电用气量的一半以上和几乎所有的工业燃料都来自塔玛尔气田所产的天然气。

2010年,美国Noble能源公司和以色列Delek集团发现了利维坦(Leviathan)气田,位于海法以西130 公里,水深1500米左右,据EIA估计,可采储量约为6230亿立方米。预计于2019年投产并对外输出天然,年产约200亿立方米。

2011年,发现多芬(Dolphin)气田。位于海法市以西110公里左右海域,毗邻利维坦气田,预计储量为23亿立方米。该气田由美国Noble能源公司、以色列Delek集团下属的Delek Drilling公司和Avner油气公司、Ratio石油勘探公司共同开发。

2012年2月,美国Noble能源公司和以色列Delek集团于海法市以西120公里海域里发现了塔宁(Tanin)气田,预计天然气储量达340亿立方米。

2012年8月,在阿西克隆市以西90公里左右的海域发现西蒙雄(Shimshon)气田,由美国ATP石油天然气公司、以色列Isramco公司、以色列石油公司、Naphtha公司和 Modiin 能源公司合作开发。该气田天然气储量约为50亿立方米。

2013年,以色列在塔玛尔气田的西南方向8英里处发现了塔玛尔西南(Tamar SW)气田。塔玛尔西南气田是个独立的小型气田,预计储量为198亿立方米。

2014年,以色列发现了距离海岸100英里的诺一(Royee)气田。诺一气田储量约为906亿立方米。

2016年,以色列Isramco Negev 和以色列Modiin能源公司组建的一家集团在以色列海域又发现了丹尼尔东(Daniel East)气田和丹尼尔西(Daniel West)气田。初步估计这两个气田的储量约为2548亿立方米。

2009-2016年,黎凡特盆地已发现的主要气田储量合计约1.4万亿立方米。但是因市场潜力尚未充分开发,油气公司勘探开发新气田的动力不足。

在2017年8月,由于没有找到投资者和担心政策风险等原因,能源公司将丹尼尔气田的开发许可证退还给政府。

而且从2017年12月对新增24个海上油气勘探区块的第一轮招标结果看来,国际能源公司响应并不热烈,仅有6个区块成交。

积极开展能源合作

坐拥万亿级别的天然气储量,以色列政府也在积极开展能源外交,一方面为本国天然气寻找销路,另一方面改善与周边国家的政治关系。

2014年1月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当局达成协议,一旦利维坦气田投产,便向巴方供应天然气。

2016年9月,以色列与约旦签订首份出口天然气协议,15年内向约旦出口450亿立方米天然气,总额大约100亿美元。

2017年4月,以色列、意大利、希腊和塞浦路斯承诺将在欧盟的支持下,推进世界上最长海底天然气管道建设。2018年1月,以色列能源部长表示,以色列国有天然气管线公司将参与东地中海油气管道项目开发,通过以色列—塞浦路斯—希腊—意大利的海底管道(又称East MED gas pipeline)将东地中海油气资源输往欧洲。如果该计划进展顺利,在以色列和塞浦路斯开采的海上天然气将可以通过管道输至欧洲,管道长2000公里,预计2025年开始建设,年输气量预计可达160亿立方米。

2018年2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就天然气出口与埃及达成“历史性协议”,由以色列塔玛尔、利维坦两大气田向埃及杜尔菲努斯控股公司出口天然气,今后10年向埃及出口640亿立方米天然气,订单总额大约150亿美元。由塔玛尔气田和利维坦分别承担一半,出口收益也由两大气田均分。这两大气田的持股方为以色列德雷克钻井公司和美国诺贝尔能源公司。

英国巴克莱银行分析师塔维·罗斯纳说,不少投资者曾担忧以色列天然气无法顺利出口,如今疑虑消减。

能源外交影响深远

推动区域能源合作
德雷克钻井公司首席执行官约西·阿布介绍,以色列向埃及输送天然气的具体线路仍待敲定,目前比较倾向于以色列先前向约旦出口天然气,再利用约旦与埃及之间的现有管线输往埃及。

这一能源动脉有助于增进这三个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盟友间的合作关系,减轻约旦和埃及对其他中东国家的依赖,同时有助于埃及实现成为地区能源枢纽的梦想。埃及是区域内少数拥有LNG处理设施和运输渠道的国家之一,可以将从塞浦路斯、黎巴嫩和以色列等国进口天然气进行液化处理,最终出口海外或为本国工业服务。

促进欧洲天然气供应多元化

早在2012年,俄气便谋求购买以色列利维坦气田的股份,未果,于2016年决定放弃。2013年,俄气拟定了一份大量购买以色列塔玛尔气田所产天然气的合同,该合同最终没有得到以色列能源部的批准。

俄气上述举动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在加大对以色列天然气上游环节介入的同时控制下游等销售环节,避免以色列这个新兴气源地对俄气传统而稳定的欧洲天然气市场带来冲击。

不论是通过管道还是LNG,以色列的天然气将会闯进欧洲市场。

缓和区域紧张局势

与世界能源消费和进口大国相比,以色列的能源出口不足以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明显影响。但对于以色列自身和中东地区来说,丰富的天然气资源给了以色列更多的外交筹码和吸引力。以色列的能源外交将成为撬动与周边阿拉伯国家关系的杠杆,以能源合作为钥匙,打开与阿拉伯世界和平共处的大门。

原创文章,欢迎分享,公众号转载请注明来源。

联系方式:010-64523400
投稿邮箱:cnpc_sysb@163.com


策划统筹:张鹏程

责编:王琳琳

校对:刘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